主页 > 最新分享 >带刺的恭维,不如单纯的讚美 >

带刺的恭维,不如单纯的讚美

发布时间:2020-07-08   来源:最新分享    

带刺的恭维,不如单纯的讚美
Photo by Priscilla Du Preez on Unsplash

係?

带刺的恭维,不如单纯的讚美

经常有人用这样的话称讚我:
「我讨厌布希政府的一切,但我喜欢你。」
「我讨厌你的政治论点,但我喜欢你的狗。」
「我受不了福斯电视台,但我每天收看新闻五虎将。」

这类称讚其实很伤人,完全没有讚美的效果。

如果你找不到话可以讚美别人,宁可不说。拐弯抹角的攻击会抵销讚美的好。我宁可对方只是有礼貌地和我打个招呼,也不想听到这样不冷不热的讚美。

想像一下,假如他们能嚥下批评,只是单纯说:
「我喜欢看你在福斯电视台发表看法。」
「我觉得你的狗很棒。」
「你是个优秀的白宫发言人。」

你看,这并不难做到吧?称讚立场不同的人,不会使你被认定为共和党或民主党的同路人。如果你担心讚美另一个政党的人会使你被贴上标籤,或是遭到同党同志的批评,那幺问题可能出在你自己或是你朋友的身上。

二○○八年,我曾受邀到母校科罗拉多州立大学普韦布洛分校向毕业生致词,我感到很荣幸,布希总统也一直关心我打算在毕业典礼上说什幺。

校长贾西亚到校门口迎接我。他拥有哈佛法学院学位,热衷参与政治活动,因此应该善于处理人际互动。然而打从一见面,他就针对我的共和党身分加以讽刺。

共进午餐时,我并不知道在场人士的政治倾向是什幺,但贾西亚开始为每个人贴上政党标籤,好像我很想知道似的。在座佳宾都相当有风度,只是被他的行为弄得有点窘迫。但贾西亚本人风度尽失,同时一点都不觉得不好意思。

隔天早上的毕业典礼上,在面对数千人的讲台上,贾西亚简短介绍我的职业背景,接着说:「现在,先不管她的政党倾向,我很高兴邀请黛娜 ‧ 佩里诺上台跟大家演讲。」

我的脸上挂着微笑,心里想的却是:「我有没有听错?」我感到全身发热,完全没有料到我抛下需要帮忙的白宫同僚,大老远跑来这里,却在所有人面前遭到羞辱。于是我决定假装没听到他的开场白,以最大的热情演讲。

典礼结束后,有人把我叫住,为贾西亚的行为向我道歉。我假装自己完全不受影响,并向对方说:「所以不只有我注意到那件事喽?」显然如此。后来,科罗拉多大学接到许多人抱怨,当地报纸也刊登了一些读者投书,很显然当地人对于校长的行为感到义愤填膺。

回到华府后,布希总统问我情况如何,我把事情的经过说给他听。总统说,贾西亚一定会打电话向我道歉。

他说对了。贾西亚打电话来的时候,我的助理克里斯问我要不要接电话,我拒绝了。

若受到侮辱,你的应对方式要保持风度。我不需要打电话对贾西亚咆哮,因为别人已经替我这幺做了;而我可以先让他不安一段时间,再接受他的道歉。

等到第三天,当我最后终于接电话时,贾西亚的道歉非常真诚。我对他说不必在意,然后很快就转移话题;我非常感谢他给我机会重返母校,参加毕业典礼。贾西亚后来担任科罗拉多州的副州长,我希望他有变得圆融一些。



【书籍资讯】
摘自《为自己发声》
带刺的恭维,不如单纯的讚美
数位编辑整理:王碧欣


上一篇: 下一篇: